当前位置:首页 > 安全大讲堂 > 交通沙龙 > 正文
路怒症的成因是什么如何进行科普和干预?
时间:2017/3/21 9:36:12      来源:网络      点击率:

  >>路怒症症状

  路怒症一般被认为是人在压力下的正常反应,比如面对交通堵塞、其他人不友好的驾驶行为、工作和生活的困难等。这些压力激发了人身体的战斗或逃跑反应(Fight-or-flightresponse),改变人体神经元的离子通道控制状态,引发一系列的生理反应。包括增强身体的力量,减少对四肢的供血以应对可能的危险。同时也会改变精神状态,使人失去理性(大脑皮层高级功能区域被抑制),容易被激怒,引发暴力行为。

  有些患有其他精神疾病的人更容易爆发路怒症症状,比如间歇性暴发性精神障碍。该疾病患者比常人更紧张、提心吊胆、不安全和自卑,因此会出现以下症状:

  1、多次出现不可控制的发怒,结果导致严重的攻击行为或砸毁财物的行为;

  2、患者的发怒与其心理社会应激源程度不相符,即使轻微的刺激也可以导致患者发怒;

  同时患者在爆发之后,又会非常的愧疚自己爆发之时的暴力行为,因此该病经常被误认为仅仅是性格火爆而已。

  与正常人相比,间歇性暴发性精神障碍患者表现为对识别和理解他人的面部情绪表情存在困难,同时行事更加鲁莽/非理性,即使是在未发病状态:

  这显示他们的前额叶功能受损或不全。该疾病患者除了容易爆发路怒症外,还容易对配偶/家人实施家暴行为。需要注意到的是,该疾病(间歇性暴发性精神障碍)的发病率并不低,在5%7%之间,是路怒症的主要诱因之一。患有该疾病的驾驶者是路面上的定时炸弹,碰到交通堵塞或其他人的鲁莽行为,非常容易被激怒。因此,在路面上碰到路怒症爆发并不是小概率事件,多次爆发路怒症者很可能也是一个家暴者。

  目前,大部分路怒症的处理/应对策略在认知范畴,即教导驾驶者关于暴力驾驶的危险,应对和处理自己的压力等。同时由于以上提到的路怒症跟家暴的关系,使用应对家暴的策略也能一定层度上的减少路怒症出现[11],包括发展和寻找同理心/同情心等。同样由于路怒症跟间歇性暴发性精神障碍的紧密关系,有些研究者建议在驾照考试中增加间歇性暴发性精神障碍的诊断内容,让诊断出的患者参加额外的压力应对培训以减少路怒症的出现。

  >>「路怒症」是由于什么原因造成的?

  路怒症,很多人尤其是司机朋友都有着些误解,我们只有澄清了误解,才有可能更心平气和、更客观的看待它。诚然,现代的语境中「路怒症」专指汽车或者其他机动车的驾驶员攻击性和愤怒的行为表现;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它是纯粹的现代情绪问题,我们同样在两千多年前的故事中寻找到路怒的踪影。由此,我觉得应该澄清这两点非常重要:

  1)驾驶中的愤怒不是生活压力的表现。过于沉重的负担确实会产生丰富的、难以抑制的不愉悦,但是这并不是路怒的直接原因。一方面,工作和生活所压抑的消极情绪,如果不刻意回忆,持续时间并不久,如果打不着火的愤怒还能扯上关系,那么开出几十公里还觉得有联系未免牵强;另一方面,即使巨大的压力逼迫我们在驾车的同时思考问题(为了安全,不要这样做),我们主动分配的注意资源也不多,不可能造成严重的影响。所以说,将生活压力作为路怒症的借口,这种归因很不利于改变现状。

  2)驾驶中愤怒和攻击性的释放无助于情绪调节和驾车安全。宣泄是近乎与生俱来的调节手段,不过由于有效性(每次宣泄的强度逐渐增加才能保证效果的一致)和副作用(对人和事物的或短期或长期的伤害)的局限,在任何时候都不应该将宣泄作为首选的调节方法。进一步说,研究表明,处于路怒模式下的司机更难做出正确的选择,更容易诱发车祸,而且有些时候不仅限于言语攻击,具有攻击性的驾驶行为可能直接造成车祸。显然,不管哪个视角,路怒都不是值得支持或者鼓励的行为,寄希望通过路怒调节消极情绪只能是饮鸩止渴。

  >>路怒的元凶

  剥离开这些误解,我们或许能够透过现象,看到一些内在的原因。从情绪产生的角度讲,我们认为,路怒特质、不适宜状态、不合理信念和不恰当的认知重评都可以是路怒的元凶。

  1)路怒特质。在路怒的司机眼中,「世界上只有两种人,比自己开的慢的菜鸟和比自己开的快的老手」。但是这并不会孤立的出现,在某些人眼中世界还可能是这样「比自己懒惰的XX和比自己拼命的XX」,或者这样「比自己歪瓜裂枣的XX和比自己会整容打扮的XX」。这些人具有相似的特质。相关研究指出,在年轻人中自恋的水平与路怒以及攻击性驾驶行为有直接的联系。他们过高但是不稳定的自尊(通常意味着虽然外显自尊较高,但是内隐自尊很低)很难容忍开车过程中遇到的麻烦,并且不能容忍其他人给自己制造的麻烦,从而经常性的产生愤怒。这说明,人群中确实存在着一些潜在的「路怒症」患者。

  2)不适宜状态。开成过程中,长时间的注意集中,长时间的维持姿态不变,较差的空气循环系统,如果还有闷热的天气,和暴晒而且耀眼的周遭环境,我们的机体本身就成为了一桶炸药,充斥着不愉悦的情感体验,随时可能爆发出来。而恰恰这种不愉悦的体验又容易让我们注意到一些负面的事件,这些事件就充当了导火线,引爆我们的情绪。

  3)不合理信念。研究发现,持有公平世界(justworld)信念的人很少出现路怒的行为,即使出现也很容易让愤怒消退。很容易理解,出现路怒的人大部分时候会将拥挤的道路,看作是平坦的大路上堆放着大量的障碍物,并没有将其他司机当成和自己一样具有意识的人来思考,就更不要说拥有相同的道路权利。尤其是一些开有豪车的朋友,会不自觉的忽视路上的其他车辆。虽然通过很多年、很多渠道,我们逐渐能接受「公平」的观念,但是有多少人能将其上升到信念,并融入到生活中呢?这或许是当下路怒问题高发的原因。

  4)不恰当的认知重评。遇到危险,有可能发生车辆剐蹭甚至严重车祸的时候,司机首先出现的情绪是恐惧,然而在确认危险解除之后,认知系统会重新评价情境,赋予一个与恐惧类似的新情绪,有可能是警觉、也同样可能是兴奋和愤怒。一般来说,如果将危险归因为自己驾驶的责任,出现的警觉情绪可能会让我们保持一段时间的谨慎行车;然而如果将危险归因于对方的责任/市政规划的不合理,产生的愤怒情绪就会表现出攻击性。通常在驾驶的时候,注意几乎完全分配在过往的车辆和交通状况上,外部归因也就更常见一些。

  大部分时候,只要满足其中一个条件就会产生路怒。仔细读下来,会发现身边很多的朋友甚至样样皆沾,也无怪他们成为「路怒症」的高发人群,甚至将路怒当成驾驶的习惯。那我们该如何调节驾驶中的愤怒情绪,尽量少出现言语攻击或者其他攻击行为呢?

  >> 路怒应对方法:

  针对这四点,我们自下而上,由易到难提出些解决方案。

  1)即使再丰富的驾驶经验,也应该多关注和反思自己的驾驶行为和习惯,遇到危险时先深呼吸,不急于产生反应,然后尽可能的着眼于如何避免未来相似的情况;

  2)不要只在骂人的时候才想起对方可以是人,行车的时候尽量做到推己及人,另外无论是奔驰还是奥拓,无论是白牌还是蓝牌,在行驶的过程中都是公平的,都需要遵守法律法规;

  3)长时间开车务必要休息,从精神到身体都需要定时定量做些调整,驾驶的时候也需要保持舒适但不懒散的状态;

  4)或许没有改变情绪特质的办法,但是如果可以为新手们订制「新手上路」,为什么不能为「路怒族」订做相似的标识呢?